大约是铜

想用一辈子的时间,用尽全力去爱你。

行了,别安排我了,截止啦。

5热度:18岁。

10热度:欲为的客官不可以和伪酱的安和桥。

20热度:你们想看什么......不评论我就当无事发生了。

30热度:评论,嗯。

50热度:......之后补上,我找找。

100热度:同样,评论cp,爱提不提。

【A瓜】仰望

→极短篇一发完,给@昔鸟←今天狗墨迹在么
→随便瞎写,木得逻辑,随便看看
→cp是Alex狗爱丽x甜瓜,
请圈地自萌别上升真人
→oocooc木得文笔




***




  Alex步履蹒跚地拾起地上的项炼坠子,身形有些跛。他直起身。右脚步伐略有些虚浮,身上的囚服单薄而破旧,黑白条纹也不太明显了,只能依稀窥见原本大概是纯白的色彩。

  

  他嘴里叼着不知打哪儿捡来的小草,形容狼狈不堪,但那双眼睛是极亮的,眸光熠熠,散发出灼人的炙热。爱丽手指轻抚过星星造型的项炼,流连半晌,静默地戴上。他将其向胸口压了压,肌肤被映出红痕也不在意,用一种虔诚的姿态在追忆。

  

  既是追忆,必然是个不会再回来的人。

  

  他已然算不清究竟被拖进游戏里多少个年头;庄园主含着恶意地要求“只能送走一个人”的沙哑嗓音犹在耳畔盘旋,而那个私心被自己送出庄园的青年似乎也无法忘却。

  

  爱丽在草丛上坐了下来。庄园的白昼与黑夜并无多大差距,他仰望夜空,没有星子亦无明月,只有一片过于寂寥的浓厚晦暗。他突然又想起甜瓜,想起他有些尬地喊着“厉害呀爱丽”,拿着那破手电筒瞎晃,一双异色瞳挟着暖融融的笑意,一瞬间迷惑了他的视线。

  

  也许人就是这样奇妙,总对温暖的事物太过纵容。

  其实他一点也不厉害的,他想。

  真的厉害的话,就不会沦落到如斯境地了。

  

  好半晌,Alex不禁痴笑自己想的太多,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不假思索地把慈善家扔进地窖里,徒留自己困于庄园多年。

  “快走吧。”

  那样轻巧的三个字不知酿了多少年少轻狂与动魄惊心在里头,厚实地沉淀在茫茫岁月里,终究尘埃落定。

        他想,喜欢真是个有趣的词汇。但他不会把这个单词用于他和甜瓜之间,真要说的话,大概仅止于不讨厌的范畴,又有些五味杂陈,说不清,总归是放在了心上。

         太过纤细的情感,从不适宜出现在他们两人之间。

  

  大抵便是点苗头自黑暗里抽芽,盘踞在心里,隐晦地暗示某些异常的情感早已孳生。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他已经看不见星空了,但他相信有人会替他仰望。

  最后爱丽也只是扬了扬眉,抱紧自己的火箭筒闭上眼睛。

  

  爱情这个词汇对他来说从来都太过矫情。

  

  ◎F.I.N.

【德伪击鼓传话】国庆活动来啦!

先祝国庆快乐呀!ヽ( ゚∀゚ )ノ !
德伪击鼓传话活动正式开跑了!
欢迎大家一起来参加一起玩!
我们真的很缺人。゚(゚´Д`゚)゚。

进行方式是由一位老师先出题(文/画),然后交接给下一位老师写成文或画成图,依序接下去,看会变成什么样子_(:3 」∠)_

1.比较忙的太太可以优先接,选择前几棒,然后就能直接交给下一棒选手
2.比较有空闲的太太后接,不用太精细以让下一棒选手有接的空间,文500—800字就行......当然要是有神仙肝大长篇我们也非常欢迎
3.画/写完请私发给我,我会转给下一棒的老师
4.真的忙的不行又很想参加的太太可以负责出题,文手出一个词/一段文字,画手出一张图(最好糊成色块让下一棒选手猜不出来更有趣
5.cp限定德伪(废话)

目前确认参加名单:
出题魔人@i冉i
1. @万霁是鸽系少女
2. @风乱碧云压青树
3. @lanyern
4. @cup君
5. @鱼宁泞吖
6. @半轮秋_
7. @辞夏。
8. @大约是铜
9. @群星爆竹
10.@贵族♡慧慧
11.@昔鸟←今天狗墨迹在么
12.@三o三
13.@【岑寂】
14.@茶屋の咖茶子
15.@祈徴落
16.@dddddD

【第五人格全员向】电话亭(监管者上篇)

→应该又是沙雕段子......吧,无cp
→内含厂/鹿/杰/丑/蝶
→oocooc木得文笔
→眼神示意我很想要那个订制头像框




***




  ●里奥•贝克ver.

  

  里奥•贝克是最早进入庄园的监管者。他沉稳内敛,向来是其他监管者很放心与其共事的对象,但没有人知晓,其实在双监管者模式里,他一次电话都没有打过。

  他厌恶那清脆的电话铃声。那会让他想起当年自己被骗取全部家当,讨债集团冷声威胁他速度还钱的情景。

  “别再打电话来了。”

  

  他已然不敢接通任何电话。

  

  

  ●班恩ver.

  

  班恩先生大概是所有监管者当中对于“狩猎”两字最熟悉的一位。他向来痛恨入侵者,而对于这些闯入者,他自然会以最合适的方式处理掉他们。鹿头扶了扶自己的大脑袋,轻轻抚摸过巡视者的背脊。

  他给队友发了消息:“他们都应该被送走。”

  

  善良是多么多余的词汇,他想。

  

  ●裘克ver.

  

  裘克先生是庄园里公认最强悍的监管者,他自己也是极其自傲的,对于和别人一起合作也就带了点勉强的味道。他喜欢抱着火箭筒横冲直撞的感受,而队友的不可控性太高,甚而有些会擅自放走他锤倒在地的求生者。

  

  他拨打电话。

  “歪,给我来一打靓仔快乐笋。”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杰克ver.

  

  杰克先生其实更乐意待在休息室喝一杯悠闲的下午茶,对于双监管者模式的兴趣不大。虽说如此,他也是不介意来上一场愉快的联合狩猎——又或者说,他体内的坏孩子很享受猎杀的快感。

  他舔去唇角的殷红,满怀恶意地将利爪上抹满鲜血,拨通电话。

  “嘿,你还醒着吗?‘Jack’?”

  

  他究竟是个好孩子,抑或是个坏孩子,他自己都说不清。

  

  ●美智子ver.

  

  美智子小姐就算追杀人时也是极其优雅的,她眸光流转,脸上带着温婉笑意,轻轻以扇掩面,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情。然而,一旦有求生者试图逃离掌控,那翩然舞姿也将不再展现,扇刃直取求生者性命。

  她停驻追击,在电话亭前思忖半晌,终是拨通电话:“可否还予妾身的新郎官呢?”

  电话那头没有声响。

  娴静的面容逐渐狰狞,般若面具后,她轻轻一笑。

  

  既然如此,你们就都留下来参加妾身的婚礼吧!

  

  

  ◎T.B.C.

【第五人格全员向】电话亭(庄园老友篇)

→沙雕小段子,无cp
→应该会有其他篇
→内含医/园/律/慈/幸
→oocooc文笔日常走失




***




  ●艾米丽•黛儿ver.

  

  艾米丽•黛儿在双监管者模式里异常活跃,医生边跑边自愈每每都搞得监管者们头痛万分。但她有个极大的缺憾——她是个上等人。交互时易被震慑一直是艾米丽小姐心中最深刻的痛,直到双监管者模式中的电话亭出现。

  

  “您好,我要订购一瓶幸运剂。”

  她微笑着拨通电话,唇角带着的笑意诡谲。

  

  颤抖吧,监管者们!

  我已经不是那个会被交互斩的我了!

  

  

  ●艾玛•伍兹ver.

  

  艾玛•伍兹在双监管模式里不常出没,因为摇二十几张椅子太累人,不如修机。平时活泼乐观的小园丁此际显得特别沉默,看着发着微光的电话亭,她下定决心似的拨了一个号码,那是她许久未曾碰触过的。

  “真的什么都能买到的话......”

  “能让我,和爸爸说说话吗......?”

  

  如果可以,请接通电话吧。

  我很想你啊。

  

  

  ●弗雷迪•莱利ver.

  

  弗雷迪•莱利对于新的模式没什么看法,真要说的话,太过乱哄哄的场面只会让他烦躁。他本就冷静理智,十人全挤在一块毫无章法的样子是他难以忍受的。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他终于可以加快自己的修机速度,而非每次都得跟着同伴跑了。

  “麻烦来一瓶凝神剂。”

  

  队友是什么,我不需要。

  完美主义者不需要外人介入。

  

  

  ●克利切•皮尔森ver.

  

  克利切•皮尔森人如其姓,又皮又浪,是庄园里无人不晓的猴......痞子。双监管者模式他自然是不会错过的,但是他引以为傲的98k自瞄手电却在双屠夫的夹击下濒临崩溃。他素来又是个倔性子,就算被两个屠夫围着锤也要皮那么两下。

  “再来一个手电......”

  “当当!”

  

  

  ●幸运儿ver.

  

  幸运儿对于电话亭兴趣并不是太大,他有什么想要的大可以自己去许个愿望翻个箱子。尽管如此,他有时也贪懒,买东西的确比自己去找来得便捷许多。长久下来,他竟是比其他求生者更热衷于排队打电话了。真香。

  “我要一个幸运剂。”

  

  我是全庄园最幸运的人!

  没有之一!

  

  

  ◎T.B.C.

【随笔】车队日常 (长驻成员篇)

写一写我们车队。
嗯。
其实印象就那样没什么好说,
但是我总怀疑他们想上我。
呵,女人。





***



@昔鸟←君止总想让我放飞她

猪精秋亦,平时性冷淡,唱歌时受的一批声音超软( ¯ ▽ ¯;)车队里最勤奋打排位的,偷偷上了五阶,目前目标是把她演回四阶陪我们:)

老说自己是一阶菜鸡,开局撞鬼预定,天生遛五台的命。

兴趣是气我:)欠锤:)

有时会给我看看文,其实写得挺好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我又不会吃人。

希望下赛季还能一起上分。
还有离我远点,我是有家室的人。



@贵族♡慧慧

胆儿特肥,每天在被我禁言的边缘疯狂试探,声音很攻,本人挺受。
曾经用猛男喘息唱威风堂堂前八秒。
慧慧是在我的评论区跟我混眼熟的,
混熟后也一起打排位上分。
救人位贼稳,空枪救我魔术师是真的nb,
小丑带了个假金身。

文笔能看出在慢慢地进步,比以前润饰的更完善了。

祝你和快酱百年好合。





@i冉i

跟冉冉真正混熟好像是那次开小号戏精了一回,后来也一起打排位上分。
曾帮我画过人设,但我明明就不是鸽子.....好啦我之后会找时间更新的。
冉冉好像是我的粉丝,但沉迷于花样惹我生气,生怕我不禁言她似的,怀疑是个假粉:)
是个软妹子,演起人不偿命。

说我鸽子结果自己也没怎么画,啧。

◎T.B.C.

木得标题。

  唇瓣殷红,喘息如织,溢出的细碎泣音微颤,几乎连不成声。水雾朦胧眼眸,似泣非泣,肌肤漫上的轻粉倒让他变得妖冶了,屋内拢着靡艳浓稠的气息不散。

  

  艳色迫人。

  

  爱丽压着嗓子骂你是狗吧,声音打磨过似的沙哑低沉。他抬腿想踹,却被制住动作,反被压的更紧。

  

  “还皮?”他笑。

  天气太闷热,他浑身冒汗,湿漉漉的又黏腻的难受,颈肩陷着水光和灯光,却不如那片白皙肌肤来的晃眼。

 

  “......可以。”

  爱丽咬着牙关僵硬道。

  

  他觉得Alex其实更想咬他一口。

  是个狠人。

【屠皇Alex】论爱丽

→沙雕瞎写,超级短
→oocooc没有文笔

***

庄园有犬,名爱丽,乃庄园一霸,
曾坐椅二十来分,拒单一次。
其恶犬之名远扬,天生皮,断腿无数,靠人脉胜。
现改名小丽,与机械师姓,欠五毛未还,引众怒。
又因毛少谓之秃皇。
好藏宝,喜上分,生性老实,
真爱为星。
原性向直,现不明。

***

★爱丽镇★
原曲:童话镇
改词:大约又是铜


听说求生者们在逃跑

小红帽在担心没儿子

听说蓝胖喜欢爱丽丝

魔术师会变成震慑师

听说狗爱丽总长不大

杰克他有雾区和双爪

听说医院里有小木屋

狗爱丽丢了心爱的小星星

只有睿智的电机知道

爱丽是因为太皮留在了庄园

仓鼠丽有个藏匿自己

翻出宝贝的角落

总有五条在人格庄园里没修开的机

沾染庄园的神秘气息

却又被爱丽守着

闪现交互斩起震慑

又绑起一求生者上椅

让所有很快很快之后

都走到幸福四杀的时刻

听说推进器被埋藏

小秃皇在榜一金殿堂

听说爱首飞变成高仿

军工厂有拉锯的小丑

听说小沐木总说著谎

非洲丽拥有地图满箱

听说第五有只象拔蚌

蓝胖子不知疲倦地在gay他

只有睿智的电机知道

象拔蚌逃避了人皇的套路

蓝胖子把星星抹成眼影

投入地窖的怀抱

总有一条在人格庄园里没压好的机

沾染庄园的神秘气息

却又被爱丽守着

闪现交互斩起震慑

又绑起一求生者上椅

让所有很快很快之后

都走到幸福四杀的时刻

总有五条在人格庄园里没修开的机

沾染庄园的恐怖气息

却又被爱丽守着

闪现交互斩起震慑

又绑起一求生者上椅

让所有很快很快之后

都走到幸福四杀的时刻
拿星星

◎F.I.N.

【第五人格杰医】Kiss Me--初始之吻。

→是欠了很久的@阿冬的九九的点文w
→预计是连载系列文,甜的,不虐
→教堂驻医x年轻绅士
→oocooc文笔走失




***




  “艾米丽小姐。”年轻绅士优雅地行礼,嗓音温和地叫唤。

  

  医生只是略抬眸复又敛下。她手下动作不停,动作俐落地调配镇定剂,一撩眼皮见杰克先生仍含笑凝视自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放下手边工作。

  “找我有事?”

  她语气清淡。

  

  杰克先生微微俯下身子,变魔术似的从手掌中翻出一朵娇嫩的玫瑰。扎人的刺已被细心地去除,艳红的花瓣上露珠欲坠还留。教堂外艳阳斜射入内,将女人娴静的容颜染上一层金色碎光。艾米丽•黛儿伸手接过玫瑰,略微思忖半晌将其插进了胸前的口袋。

  

  “谢谢您。”她道谢。

  

  杰克先生却似乎不太满意她的表现,双臂撑在她身前的那张看诊桌上,高大身形投下的暗影笼罩她周身。她些微不适地往后退了点,不习惯于这样的过度亲密。他低笑,单手撑着身子,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唇,接着轻触了下医生胸前安然放着的那只花苞。

  

  “A kiss.”

  端正温雅的伦敦腔在他舌尖缠绵,嗓音秾丽轻柔,风儿似地挠过耳畔。

  

  艾米丽小姐愣了一瞬,那一刻彷佛能清晰而缓慢地听见自己的心跳,格外的沉重。

  

  但她没把那一时失神放在心上。就算被青年的气息包围,她也只是无奈地叹口气。他喜欢戏弄自己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通常这时只要做点让他开心的举动,他就会放过自己。

  

  医生快速地确认过当下情景及处理措施,于是慢慢地绽开一点笑意。她垂着眸子,视线定在那朵花上,唇角上扬些许幅度,原先清冷的语气挟了点愉悦,似乎连那低哑的嗓音都温柔了许多。

  

  “谢谢您的玫瑰......我很喜欢。”她说。

  

  杰克先生大抵是被取悦了,笑了笑移开身子。

  

  医生向来冷静自持,和自己的患者之间产生感情本该是件稀罕事,弹见过杰克先生的人就不再感到离奇。那实在是个无法让人不喜欢的男人;他温文尔雅,体贴细心,绅士风度展现无遗,多少姑娘为了看他一眼明明不信上帝却日日在教堂徘徊。

  

  对年少慕艾的女孩儿来说,他就是她们的信仰。

  

  艾米丽小姐从不在意这些。也许她是该做些什么——随便什么异常的行为——来证明她确实是有心的。听说嫉妒尝起来是酸涩的,然而她兴许是不够喜欢他,她仍然淡漠,彷佛一切与她无关。有时她会怀疑自己是否有感情,又想爱憎贪痴太折腾,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

  

  这时杰克先生总会亲吻她。

  他向自己表白那天亦然。那时候艾米丽小姐并未察觉到丝毫不同,而那是杰克先生第一次抛却严谨的绅士礼仪,越过雷池,踏入她的领域。

  

  年轻绅士轻轻拈起她的发,一缕长发顺着指尖倾泻,他垂首吻她的发,珍视的目光描摹而过,郑重而诚挚。

  他低沉着嗓子在她耳畔低喃,我倾慕您。

  亲吻发丝,亦即思慕。

  

  耳垂盘旋着他的声音,他轻笑着将发丝绕在指尖转呀转的,用那双温柔的碧蓝双眸将她溺毙其中。

  “这样,您就跑不了了。”

  他说。

  

  她恍惚着,应了声。

  

  男色惑人。

  

  ◎T.B.C.

【第五人格全员向】杰克的烦恼(上)

→想写写不同面貌的杰克......但发现越写越沙雕?
→短打瞎写,估计明后天完结
→全员向无cp
→oocooc文笔走失





***




  杰克先生有了除了秃头之外的新烦恼。

  

  最近出了新的游戏模式,监管者们排位结束后都爱打上几把放松放松,但是随着时间过去,杰克先生慢慢发现,没有人愿意和他搭档打游戏。

  

  大猪爪子委屈地抱着最新款的生发水嘤嘤嘤地哭。

  

  路过的美智子扶了扶额,对这个私底下特别玻璃心的同事毫无办法:“发生何事?”

  “美智子!拜托和我一起组队吧!”

  “......诶?”

  

  于是杰克先生顺利勾搭到红蝶小姐一起去打了双监管者模式。

  

  杰克先生哼着小曲儿,风度翩翩,绅士的一挥爪,给了艾米丽小姐一个大嘴巴子。

  忽然耳边一阵风啸。

  他一回头,便对上剎那生灭技能被自己阻断、狰狞地凝视自己的般若相。

  

  红蝶:......。

  杰克:QAQ

  

  高颜值组,失败。

  

  ※

  

  这一次杰克先生无比绅士地邀请了瓦尔莱塔小姐。

  

  大蜘蛛快乐地把自己猎捕到的求生者裹入茧中,回头正打算给蠢蠢欲动想要救人的威廉砍一刀,就见杰克先生正巧走至自己身后。她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一抬眸,信号弹急速飞来,打中了挡在杰克面前的自己。

  

  密技——用队友挡枪之术!

  

  瓦尔莱塔:卧槽槽槽槽槽!

  杰克:糟了!Σ(゚Д゚;≡;゚д゚)

  

  大居蹄子组,再次失败。

  

  ※

  

  杰克委屈但杰克不嗦。

  

  他捧着玫瑰去找了班恩先生,善良的鹿头不忍心让他孤零零地待在庄园里,只好答应下来。

  

  但是这种多余的怜悯心在他第六次勾中隐身中的杰克先生后消失殆尽。

  

  他俐落地甩着链子,一勾,只听衣帛的撕裂声过后,杰克现出身形沉默地捂着自己光溜溜的后背。

  

  班恩:果然,多余的善心不该存在。

  杰克:我的形象一去不复反......。

  一旁的奈布:啧,这年头的监管者愈发堕落了啊。

  

  勾爪组,依旧失败。

  

  ※

  

  杰克很难受。

  

  就像他在怎么努力也不能成为屠皇,虽然他是同事中最秃的那个;

  就像他在怎么绅士有礼还是会有小姐姐喜欢上新来得后辈宿伞之魂和约瑟夫;

  就像他苦练雾刃,还是比不上丑皇蝶后。

  

  他一时间有些怅然。难道自己真的要被淘汰了吗?

  

  他愣愣地看向桌上的玫瑰手杖。他曾经广受欢迎,天天被追着要亲亲抱抱举高高,藏红光、反绕,隔墙雾刃,他有时总希望有裘克先生的刀气,或是有哈斯塔先生的守尸能力,但他没有,他只能看着自己的爪子日渐沉寂。

  

  他甚至想,就这样吧,慢慢被遗忘也挺好。

  

  自己像是被切割成了两半,一半是过往风度翩然的杰克,一个是消颓丧气的大猪蹄子。

  

  然后他开始质疑自己是谁。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