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是铜

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拼尽全力去爱你。

我日,整局最低效率。

你们真的是魔鬼吧???
@是俞柠柠柠 @贵族♡慧慧 @i冉i

醒醒吧,这是排位!!

【All伪七夕联动24H/10H】Wish Fag(德伪)

→第11棒是魔鬼铜某人ヽ( ゚∀゚ )ノ !

悄悄混入神仙之中|ω・)

→cp德伪,请圈地自萌别上升真人

→上一棒 @红色围巾 

    下一棒 @ahhhhhhhhh 

→oocooc文笔是啥我不知道啊





***




  王德发“啧”了一声,懒洋洋倚着墙的身子骤然挺直。

  

  虚伪抬了抬眼,对方忽地倾身过来,温热鼻息尽数抚过面颊,有些烫。他不太自在地偏过头,青年扬了扬眉,淡淡问了句还有没有烟。

  

  他们抽的烟是同一个牌子。王德发天性贪懒,连下楼走到便利店买包烟都嫌太远,于是虚伪通常都会多买几包存放着。他拉开抽屉,开了一包新的,拿了一根递给王德发,自己顺手也抽出一支。

  

  摸了摸口袋,虚伪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烟。王德发笑了笑,叼着自己的那根烟便凑过去短促地碰了下,相触时细碎火星溅散,呼吸相缠,一瞬间把气氛熔的黏稠。唇角温热,似吻非吻,总叫人想入非非。

  

  “借个火。”他懒声说。

  “你能不能总犯懒。”虚伪说。他像在责备,眼中燃起的那簇火苗却只让他显得欲盖弥彰。

  

  也许方才火机是点错了地方,此际他整个人都在灼烧,眼中有火,心里也有,血液中也有。

  

  王德发耸耸肩。他拉开了距离,慢悠悠吐出一口白雾。烟雾缭绕,略微模糊了虚伪的眸光。他凝视着那张和自己几乎全然相同的脸孔,在云雾中凝眄,沉默蔓延开来,谁也没去打破。

  

  他们都不爱说话,也同样被动。于是就这样一路僵持着,任由寂静发酵。

  

  在爱情里,知己知彼未必百战百胜。

  

  ※

  

  晚上虚伪依旧打屠夫排位。

  

  王德发搬了台笔电坐在虚伪床上打游戏,虚伪用眼神示意对方音量放小,便回头戴上耳机开了直播。

  

  虚伪最近状态不是很好。眼前有些糊,他眨了眨眼,努力集中精神去应对新一场的排位。速修流让人头疼,前锋带球冲撞拖节奏,吸锯椅的现象也让他更加烦躁。

  

  他深呼吸。喝了点水润润喉,虚伪又絮絮叨叨地讲起意识,偶尔瞥见弹幕上嘲讽的言论也只是无奈地一笑置之。打屠夫心态绝对不能崩,一个小失误都能使好节奏全局崩盘。

  

  眼前的调香师正翻了个窗试图转点。虚伪定了定神,手指飞快地敲打键盘,打算闪现一刀开技能。屏幕上小丑已然贴近墙面,金光瞬逝,却没有成功闪过去。

  

  这是今天第二次闪现日墙了。

  

  “What the fu*ck?”

  一句WTF在舌尖打转,音调稍扬,咬字清晰语气却曳的绵长。虚伪没有多余时间懊恼自己的失误,抬了手锯往前赶路。

  

  床上德发听见动静,抬起头懒洋洋睨他一眼,问,喊我干啥子,找代打?

  虚伪笑笑,说,没,就是喊你觉得安心。

  

  他似乎是愣了半晌,脸上仍是冷然,但眸光很亮,像在发光。

  “嗯。”他轻轻应声。

  摸了摸耳尖,微烫。

  

  他思索半晌,爬下床凑至虚伪身后。正点开排位赛的虚某人被突然贴近的青年吓了一跳,又把喊叫声硬生生咽了回去。王德发手掌覆在虚伪手背上,握着他的手专心致志地开始了新的一局。

  

  “厉害厉害。”看着萤幕上的大获全胜,虚伪有些敷衍地夸赞。

  弹幕上又开始刷起了“德发nb”“德发出来代打了!”诸如此类的言论。

  他愈发不自在起来,使了劲把手抽回。

  

  “当然厉害了,也不看看你小丑谁教的。”

  王德发拿了根烟,只是叼着,没抽。他含糊着声音说着,语气轻狂。

  “虚伪。”

  “第一屠皇的传说是我和你创造的。别见鬼的老想你是一个人。”

  

  他把手中的空烟盒扔到桌上。虚伪此时才发现德发刚抽出的那支烟是倒放的。

  

  “这根烟我不会跟你分享。”

  王德发点燃了烟,说。

  

  一包新的烟,把第一排中间的那一支抽出来,许一个心愿,然后倒放进去,这支烟,谓之许愿烟。

  许愿烟不能分享给别人,必须在前面的烟都抽完的情况下抽,愿望才会实现。

  

  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将烟倒放了;若愿望没有实现,得再开新的一包,做同样的动作,一直持续到愿望实现。

  

  王德发不给自己买烟,他只买要给虚伪的许愿烟。

  

  他看着火光燃尽,只留下个烟头,沉沉吞吐出氤氲白雾。

  

  “希望虚某人排位胜利。”

  他想着。

  

  ◎F.I.N.

忘了转了(。)

谢谢你把我写的化作图像......也祝愿你下个圈子更好。

很荣幸遇见你。

缘见。

我也永远喜欢魔人们ヽ( ゚∀゚ )ノ !

柚子柠檬水:

最后一次产伪白

图灵感源自 @大约是铜 老师的文。

我不知道老白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黑他,今天是第一次通宵,为了这两个魔人。

晚上一边画一边哭,我不知道他们做错了什么要分开,更是不理解为什么虚伪唯粉那么讨厌老白,去逛了一圈虚伪tag的圈子,很难受,全是讨厌老白的,当然也不强求喜欢,不踩不捧不行吗?

没画完的草稿也不会接着画了。

是最后一次产伪白,这次之后不会再产任何关于老白和虚伪的粮,取关随意

感谢虚白瓦瓜在暑假给我的快乐,可是这个暑假还没结束,就要醒了。

我永远喜欢魔人团,谢谢你们。


感谢@i冉i给我画的人设ヽ( ゚∀゚ )ノ !

究竟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鸽不鸽这件事ˊ_>ˋ

all伪七夕24H联动

我不是神仙,
我是混入神仙中的魔鬼ヽ( ゚∀゚ )ノ !

第一次写德伪请多指教啦。

青茗:

all伪七夕24H大联动预告


圈内文手画手大联动 将于8.17日当天整点(0:00~24:00)为大家献上25篇甜齁的七夕贺文 敬请期待


联动人员名单如下:


1. @空白 笑伪 0:00(文)
2. @千流陌路   欲伪 1:00(文)
3. @祭天隼丶 all伪 2:00(文)
4. @林昔言。   all伪 3:00(文)
5. @绿龙鳞片  笑伪 4:00(文)
6. @樂汐   all伪 5:00(画)
7. @隔壁家的戚风蛋糕   笑伪 6:00(画)
8. @半轮秋_ 大白×虚伪 7:00(文)
9. @荒花   笑伪 8:00(文画)
10.@红色围巾  欲伪 9:00(文)
11.@大约是铜 德伪 10:00(文)
12.@ahhhhhhhhh  笑伪 11:00(文)
13.@只会一句蜀道难   笑伪 12:00(文)
14.@千流陌路   笑伪 13:00(文)
15.@大泡泡   欲伪 14:00(文)
16.@沉舟侧畔 笑伪 15:00(文)
17.@青茗 笑伪 16:00(文)
18. @紅君(松隳好可爱啊)笑伪 17:00(画)
19.@殷缱。   爱伪 18:00(文)
20.@白烛   爱伪 19:00(文)
21.@大漾 笑伪 20:00(文)
22.@祁欲。   欲伪 21:00(文画)
23.@贵族♡慧慧   all伪 22:00(文)
24.@倾酒 笑伪 23:00 (文)
25. @并辔长安   all伪 24:00(文)


她们都是神仙 求求你们夸夸她们!!(1551)
都是第一次联动 只希望文/画大家看得开心吖www。


ps.专属tag是七夕all伪联动。

转载跟盗文,是对一位写手最严重的打击。

你所盗取的,是一个作者倾尽情感与笔力去描绘的心血结晶。

希望你能了解到这点。

言尽于此,没什么好说的,
删文道歉吧姑娘。

魇音_i:

盗文猖獗。良心呢。

左栀°:

抱歉各位,我知道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但是我很看不起这种事,所以我一定要转。

我是个两耳懒得去管窗外事的小写手,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害怕伤到他人。当然,也从来不挂人,你是第一个因为盗文的被我转的,我希望也是最后一个。

做错了就是错了,不肯道歉还犟嘴,拿着别人的劳动成果涨着热度,在文章开头写上所谓的"新人写文",不写上本家名字,不用转载按钮,也不在开头写上"转载"二字。

如果不是我们发现及时,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会被你骗过去?你真当我们这些人傻么?到底是"转载"还是"盗文",我们会不清楚?

披着"写手"的外衣,做着盗贼才会做的事情。

我说句我从没说过的,口气最重的话:请你滚。

我认为,做一个写手,最基本的道德不就是不抄袭,不照用么?我们不是为了爱才写文么?你难道是为了火而写文?不,你这都不是写文,你直接复制粘贴。

我自认为我脾气好,但,这只是对于我爱,爱我,不认识我的人。你的行为严重让我感到作呕。

请你自重。 @北五环-

也请其他小宝贝们注意啦,发现有人盗文,盗图,不要冷漠,cue一下太太们,太太自己会解决的【说不定还会勾搭到某些太太哟~~~】

Forever °:

挂人。
  @北五环-
首先挂你很抱歉但是希望你明白。
你不久前发了一篇伪白文,没有标明任何出处,然后你说是个新人文笔很渣。被发现之后,我去私信问了你,但是你回复我说是转载并不是盗文。
抛开你这是盗文的行为来说,就算是真的转载,我的置项写的清清楚楚,不接受站内转载。
你坚持自己是转载,并且拒不删文。
聊天记录如上,两篇文的链接如下。
请你删文,不需要道歉但是请删文。
本家
你的

就是只能靠日伪酱生活下去这样子。

@【岑寂】 我放弃了,再多推进器都拯救不了我。

***

  虚伪含糊着低哼,嗓音里夹着细碎的泣音,整个音都是颤的,还有点用力过度的嘶哑。他眼里有水光,漾着情欲的涟漪,两道眉紧紧拧起,眼尾泛红,颈间陷着亮晃晃的白光。

  他仰着头,脖颈奏响的琴弦似的紧绷,汗珠沁出,顺着那截颈部曲线缓速下滑。那锁骨平直,里头盛着汗,随着身体的颤动摇摇欲坠。足弓支撑不住地弯起,虚伪强忍着激烈的情潮急急喘着气。浑身发烫,像被火点燃,还有股痒意一路冲上心头,挠的他愈发烦躁。

  “妈*的。”他难得骂道:

  “你他*妈能不能快点?”

  

  “我以为你会喜欢慢一点的。”

  他似笑非笑。

  

  暧昧的麝香味在屋内盘旋,他额上的汗被重力拖落,水渍在虚伪的胸膛上漫开成痕,把白皙的肌肤给染的深沉。他俯身亲吻他,嘴里淡淡的烟草味儿缠绵不褪,舌尖相触似电流通过般的阵阵发麻。

  

  他向来不爱速战速决。

关于这次事情的一些想法。

要是粉丝都理智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本来就跟他们两人无关。

老实说,我们都被带进节奏里了,真的信任,就不会说出要解释这种话。

我在等他们两个人都冷静,给他们一点空间好好谈。

我现在很理智,但我也迷茫过,后来才突然惊觉,我那时其实也在怀疑虚伪了。

我是团粉。我不要自己有任何带偏向的立场。

所以lof微博贴吧各种言论暂时都不会看了,什么都不看,只听当事人。

人都会有情感的,我们都有。
只是我上头的快理智的也快。

毕竟这件事,本来就不是老白虚伪的错,
强迫他们解释什么,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

搞不好老白无聊了又找虚伪打游戏了呢2333之前也是突然跟以前守望的朋友一起打2333

兄弟不会散的,我相信着。

为了保持冷静,最近闭关剪视频去了,
别太想我(你够)

会回来的。我,或者虚白瓦瓜。

先安静一阵子冷静冷静吧。

就算情感上无法接受,但不可否认,
冷处理其实是最好的。

也许不是他们太现实,
而是我们都太渴望完美,
太过于梦幻。

如果我们都能冷静看待整件事,
老白和虚伪,也不会相互避而不谈吧。

他们其实私下有接触,比起我们只透过直播跟视频,肯定更加了解对方,
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妥之处,
当事人必然更清楚。

所以,别操心了。他们都是成年人,年纪甚至比大部份的粉丝都要大,
怎样做,他们自己都有底。

我们是粉丝,不是他们爸妈或经纪人啊。

【岑寂】:

关于这次事情的一些想法。

1. 他们都是受害者。
2. 爱他们吗?
3. 我看见的谁伤害谁。
→结论,爱他们



【他们都是受害者】
这次是老白先被黑,没错吧?
BUG,直播间,CP。

BUG点他确实用了一次。是他不对没错。
而他也为此公开道歉并没有再犯,至于是否有伤害到虚伪⋯⋯如果虚伪觉得有那就是有了。

直播间?老白是直播主啊。职业主播,这是他的收入来源。而且粉丝和观众能决定是否要赠送礼物啊,难道这是个声控直播?

CP。他曾经是表明不喜欢,但莉莉姐协商后是“别在直播间刷,别主动挑事”这样的结果。他也知道在别的直播间刷他和他人的CP会引起他人反感。对他,对CP粉。

老白说出他的底线,也说这是保护粉丝的方法。
——不上升真人,还需要当事人提醒
——应该是粉丝不给他招麻烦,但他却仍然试着保护粉丝



事情从黑老白到提出老白伤害虚伪,利用虚伪,所以虚伪要离开了。
而很巧呢,在虚伪不在的时候就这么爆出来。

期间虚伪没说话,于是有的人信了。
有的脱粉转路,有的脱粉转黑。

做起了和黑黑一样的事——攻击虚伪和老白。

连接到一开始的点,黑的是老白。
但是虚伪也被黑了。

莫名其妙。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爱他们吗?】

爱。
真的开始守直播是因为他们。
认识魔人们是因为亲友的安利,先看了管管和老白的视频。还记得那句“修你心里”。

一阵子后,是二人转。当时还没有那么沉沦,直到那次一个晚上连补四期人皇屠皇开黑。

人皇屠皇。
魔人相声团。
魔人者联盟。

真的短。
交配吗。
反弹。
五百一次三千包夜。
胖次。
假装实则。
黄瓜。
麻辣烫与酒店。
喵喵喵喵喵。
我ri你哥。
大风车和棉花糖。
Ok alright。
动物园。
奈布受伤的声音。
莉莉警告与一莉杀白。
猫鼠游戏。

第一次虚白瓦开黑。
他的第一次十万人气。
魔人者联盟战队。
别发CP图给他啊。
灵魂筹码。
湖景村BUG。
虚伪唱歌。
甜瓜与大保健。
他选择留在B站。
你画我猜。
人类一败涂地。
魔人大作战。
果汁和快乐。
“我们是冠军。”
飞行棋。
——别在别的地方刷魔人啊。
大富翁。
失落城堡。
“我知道我是四人里最不讨喜的。”
欲沐虚白。
——请别在直播间外的地方刷他啊。
白瓦瓜A。
遇上虚伪那次的排位三出。
管管生日。
中午发烧了。
晚上去管管的生日会。
——请不要在别人那儿刷他。

发了微博,B站转图。

老白,和他们。



他真的话少。

榜一。
王德发。
我ri你哥。
屠皇。
来个推进器吧。
修慢点啊,是不是男人那么快做什么。
(点烟)
(沉默)
自我隐忍。

女朋友。
虚三岁。
一次五百。
是黑色的。
假装实则。
酒店。
不要了我不要老婆了QAQ。
湖景村BUG。
当晚的测试。
喵喵喵喵喵。
老实人。
练习拉锯。三出。
CJ。



这是他们的事。
有自己的,有魔人团的。

他们没有变。他是他,他也是他。
会因为名义而改变他们不是友人的关系吗?

相信的是他们,还是黑黑所说的他们?

爱他和他们,希望他们好,而不是以他们的名义去伤害他们或做决定。

只要他们好就好。无论是什么定论,他们好就好。



【我看见的谁伤害谁】

在事情爆炸后。
某些虚伪粉丝骂老白。
某些他们的粉丝转黑。
某些老白粉丝骂虚伪。

黑黑们依然是黑黑,但粉丝不再是粉丝。
一片风声鹤唳。

有谁因此获利吗?
黑黑。

被伤害的人,虚伪和老白。
伤害他们的人,黑黑们与被利用的粉丝。

————

大概是这几天下来的想法。
我曾经也希望虚伪说几句话。但是他是受害者,基本上是莫名其妙被扯进来的。

现在只要他们好就好。
爱他们。
毕竟身为粉丝,应该是要爱他们而不是替他们惹事。

题外,我最喜欢管管的笑声。魔性又可爱(?)。

【伪白】再、见

没有前言。
我等他们。





***



  “虚伪你在哪......不,冰雪你在哪?”

  

  “再见。”

  

  “就算变成这样,我也庆幸你当初没踩了那块板子。”

  “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我们不够坚强。”

  

  “魔人团不散!”

  

  “别伤害我兄弟!”

  

  “老白,你想要幸福吗?”

  “不,我不要幸福。”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你会回来吗?”

  “休息一会,然后回来。”

  

  “因为你们的注视,使我镀了金身。”

  我们的过度关注,却使你们重回凡人。

  

  “是我的错。”

  “好好过日子吧。”

  

  “我比较慢热,也比较温吞吧。”

  “我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好兄弟,一辈子。”

  

  “......去cj是不是错了?”

  

  “虚伪,虚伪哥哥,救我啊!”

  我救不了,抱歉。

  “什么我的虚伪最帅,套路我时超帅......我有那么贱吗?”

  

  

  “老白?”

  “你好你好。”

  “QAQ。”

  “又开始了。”

  “完了,粗大事。”

  

  ——我们还会有很多个属于魔人团的夏天。

  ——感谢遇见你们,最好的虚白瓦瓜。

  ◎T.B.C......?

  2018/8/8 

  秋天刚开始,

  夏天还会回来。

  

  持续等待。

【伪白】上头

→我相信他们,最好的虚白瓦瓜!
→有......甜吗?我感觉自己产糖无能
→cp伪白,请圈地自萌别上升真人
→oocooc文笔依旧不在





***




  “能不能别追我,虚伪先生?”

  “这个人不踩板子!他不踩板子,要跟我在这里绕一辈子!”

  “放过我吧,哥哥,我错了。”

  

  “哒”的一声,视频被暂停。

  

  虚伪笑了笑,身子向后陷入椅背。青年缩回手,略带不满的目光扫过,虚伪面不改色地把抽完的烟蒂塞进口袋,动作熟练的让人无奈。老白瞪了他一眼,伸手便要没收他裤子口袋的烟盒。

  

  “哎,别别别。”

  “叫你别抽你又抽,你是魔人吗?”

  “就抽这一根,不信你摸。”

  “谁要摸你,恶心心。”

  老白说着便想收回手,却被虚伪抓了个正着。虚伪握住他的手反复把玩,幼稚的像个孩子。

  

  “你干什么呢?”

  

  交迭的两双手有一点色差,老白动了动,没挣开,而虚伪得寸进尺地转为十指交扣,动作间不忘悄悄挠了挠他的掌心。

  那手纤细又白净,指甲被修剪的齐整,淡粉色的,泛着光泽。肌肤是奶白的,细腻温软,像山巅那捧未化开的雪,乖巧地被虚伪牵着。

  

  “又开始了。”老白无奈。

  这人什么时候能改了这手控的毛病?

  

  “我在看粉丝做的视频。”虚伪说。

  “踩板子那期啊?”老白瞥了眼萤幕。

  “你说,要是我当初真踩了板子怎么办?” 

  “你这不是没踩吗。”老白叹了口气:“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都一起走到现在了,突然去想从前干什么?”

  

  “只是在想,还好我遇见了你。”

  虚伪低声笑了笑。一声声壮若雷鸣,鼓在他心头。

  

  天气有些泛凉,虚伪轻轻捧着老白的手随意说着话。温度悄然传递,窗外秋意清寒,屋内暖意消融。虚伪不禁想起老白被黑的最惨烈的那时候,他从上海直奔到他家,握住他的手说,有我在。

  

  那样的疯狂也许一辈子只会有一次,而他庆幸着那时的年少轻狂使的他们走到了一起。

  

  生命中总有那样一个人,让人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拼尽全力去喜欢他。

  

  “你上头了,虚伪先生。”

  囚徒小丑扛着锯子耿直追着魔术师不放,眼看着一台台机子掉了都没有放弃。

  “我没上头。”

  “只是我的心,被囚禁在你那里了。”

  

  老白也笑了。他凑上前去,轻描淡写地在虚伪的侧颜上落下一吻。

  “那你就别拿回去了。” 

  “你想绕,我就陪你绕一辈子二人转。”

  

  一切的艰难与坎坷,他们携手走过。

  很荣幸,遇见你。

  

  ◎F.I.N.